【我的中国梦】悬壶济世的马里医生迪亚拉

西非马里共和国的一名医生综合现代和传统医学手段来缓解中国西南部地区麻风病患者和艾滋病患者的病痛。中国日报记者胡永启来自云南昆明的报道。

对于许多家长而言,去学校接孩子是稀松平常的日常琐事。然而对于迪亚拉·保巴卡(Diarra Boubacar)博士而言,他最近太忙了,要腾出时间去学校接孩子实属不易。

最近一天的下午3点,云南的省会昆明沐浴着冬日阳光,迪亚拉边开车边吹口哨。能有机会陪陪孩子们,迪亚拉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孩子们愉快地跟父亲聊了半个小时后在汽车后座上安静地睡着了。

这位49岁的医生本周在昆明东南部约300公里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工作,他和当地的公益企业一起帮助麻风病和艾滋病患者,他这样做已经15载有余。

迪亚拉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公益机构为麻风病和艾滋病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没有时间陪家人,我对妻子和孩子的亏欠太多了。”迪亚拉6岁的女儿耶和华·尼西说,父亲经常不在家,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自己经常会想父亲。

迪亚拉出生在西非国家马里的医学世家。1984年,继承家庭从医传统的迪亚拉在马里医学院获得学位。获得全额奖学金的迪亚拉本来可以到前苏联深造,但是,他却选择了一个政府资助项目来中国留学。

在中国上学的第一年,迪亚拉是班里唯一一个成绩低至40分的学生。面对学习中国古代汉语、阅读中国传统中医著作的困难,这个受打击的年轻人并没有轻易低头,他渐渐地迷上了中医。1994年,迪亚拉成为成都中医药大学第一位获得针灸博士学位的外国人。

获得四川省的医学学位后,迪亚拉加入了非营利团体无国界医生组织来帮助中国四川省和云南省偏远村庄的患者医治病痛。

自从1999年迪亚拉到云南以来,他至少已经为5000名麻风病和艾滋病患者医治病痛,他还为红河、丽江和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农村诊所培养了1140名医生。迪亚拉还通过意大利的一家非营利性机构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捐赠的医疗必需品,他把这些医疗必需品分发到患者手中。1995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为全世界的麻风病患者提供免费的多种药物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说,史书记载,麻风病最早在中国、印度和埃及这几个古文明国家发现。但是,1982年,麻风病在中国全国范围内被正式清除。这意味着,每10万人口中有不到一例的麻风病患者。然而,麻风病的阴影依然笼罩在中国西南部的亚热带地区。

从以往的历史来看,人们通常认为麻风病是一种传染性强的绝症,常人害怕被传染。因此,麻风病患者通常会受到人们的排斥。卫生当局估计,当今中国,康复的麻风病患者有20万人。但是,患者康复后有不同程度的后遗症:有的失明,有的指头被截,有的胳膊被截,还有的腿被截。

麻风病是由麻风杆菌引起的疾病,通过人们近距离或者长时间接触时的呼吸道分泌物传播。因为有95%的人自然免疫,麻风病的传播很罕见。

麻风病的病变发生在皮肤、黏膜、周围神经和眼部。但是,麻风病早期确诊和治疗后,不会留下后遗症。目前,大约有3500例麻风病病例。由于人们把患麻风病当作是一件令人感到耻辱的事,有关麻风病病例的报道并不多,如何让人们改变对麻风病人的看法是一个挑战。在一些偏远的地区,麻风病患者受到自己家人的唾弃,和其他麻风病人一起住在隔离区。

迪亚拉说,由于缺乏医学知识,大多数麻风病患者不知道该怎么治疗。一些患者甚至试着用针缝补干裂的皮肤,那样做只会使情况更糟。患者应该尽可能多地用清水或者润肤霜湿润皮肤。

他说:“麻风病破坏了周围神经,所以患者没有疼痛感。有一位患者小腿处着火了,他一直都不知道。他妻子告诉他说腿着火的时候,一块肉已经烧没了。”

迪亚拉说,由于害怕被传染,人们一般不愿意接近麻风病患者。但是,只要患者用适当的药物控制病情,麻风病在一周内不会传染。

2013年3月,在一辆开往湖北武汉的火车上,迪亚拉听到火车喇叭里的公告说寻求医生帮助车上的一名腹泻患儿。他立马行动起来给11岁高烧痉挛的小男孩进行针灸。很快,小男孩停止抽搐了。迪亚拉说,“这就是中医的神奇之处。”

2001年,迪亚拉和杨梅(音)结婚。杨梅说,每周迪亚拉在云南险峻山区间的行程就是一次历险。几年前,迪亚拉曾经运送一车药物到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的闭塞的小镇元阳县去。早上的时候,雨下得很小,冒雨送药看起来应该不成问题。后来,雨倾盆而下,车被困在了一个山坡上,山坡与地面呈45度角倾斜。山体滑坡切断了高速公路与外界的联系,使情形变得更加危急了。志愿者们被眼前的情形吓坏了,赶紧下车逃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当地官员在路的另一端引导他们。

她说:“作为妻子,我希望老公每天都能够平平安安地回家。但是,我知道他衷爱自己的工作——给病人治病、发药品、帮助病人建造房屋。”

2012年9月云南东北部的小镇彝良地震后,迪亚拉带着救援物资、开着自己的破吉普车赶赴灾区。凭着丰富的驾驶经验,迪亚拉能够在山区崎岖的道路安全行驶。一位年长的村民问迪亚拉是哪国人,迪亚拉开玩笑说,自己是当地人,皮肤是太阳给晒黑的。

热情开朗的性格使迪亚拉很受欢迎。村民们和志愿者拿出月饼和鸡蛋为他庆祝生日。他说:“云南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这里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都很丰富。人们脸上的笑容激励着我在公益这条道路上走下去。”

在过去20年里,迪亚拉不仅会一口地道的普通话;而且学会了十几种云南的方言,云南当地人最广泛使用的方言也包含在内。此外,迪亚拉和其他外国人一样喜欢中国菜。

迪亚拉:“在四川和云南待的这些日子,我适应了吃辣。尤其是在云南,当地人们招待客人吃‘稀奇古怪的食物’。有些食物我并不喜欢吃,但是,我愿意尝试一下。”他灿烂地笑着,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